扫码关注

沫若中学2024年春季远足活动征文——赴一场浪漫之约

7
发表时间:2024-03-15 22:46

春光好,韶华慢。窗外的玉兰泄了一地天光,似融了的冰雪,携着清新的花草香,潺潺地流向天边,流向远方,也流向经凛冽的寒风洗礼的眼眸中,点亮温暖。于是,我不再驻足,不如就去做个绅士,去赴与春小姐的浪漫之约。

街道两旁草木新发的鹅黄色嫩芽,是她送我的见面礼,娇纵到似乎要让所有人都知道她的来临。晨光微曦,满目绿意盎然,校园里那颗沉寂了许久的心开始猛烈跳动。我突有所感:这就是我的家乡,我生活了十多年的小县城,一个闭着眼睛也能知道我们走到了何处、沿途有哪些街景的小地方。也许是春光太明媚,又或许是在学业重压下突然打开了缺口,有了喘息的机会。于是,荒草丛生的心灵深处也长出了遍地鲜花,心脏砰砰跳动,眼眸四处打量。

长出的是什么花呢?我想是海棠吧,她可是乐山的市花呀!“海棠香国”是咱们乐山的文化名片。从前如此匆匆,匆匆走过街道,匆匆瞥过这一株株姹紫嫣红,虚度春日。直至今日,我才得以发现在不息流淌的大渡河边,种的最多的就是海棠。有贴梗海棠,也有垂丝海棠,一簇簇长在树上,像星,像雪,不深沉,深深浅浅的红,恰好好处,就像玄宗眼中醉酒的玉环。

我在这绵醇的“酒”中醉了,迷迷瞪瞪的,从热闹的街市走向河边的健身步道。耳边是同伴此起彼伏的笑闹声,我却希望自己是掠过河面、展翅高飞的鸥鸟,洁白的羽翼自由舒展,在青天下盘旋。不,看着河对面黄澄澄的油菜花,我想我应该是一株烂漫的油菜花,在暖阳下大口呼吸,在细雨中挺直腰杆,随着季节的变迁,发芽,长叶,抽枝,开花,结籽。不,我还是做个诗人吧!就能在这“美的景在眼中,对的人在身边”的美好情景下,轻声吟诵出“春日游,杏花吹满头。陌上谁家年少,足风流”,抑或“莫春者,春服既成,冠者五六人,童子六七人,浴乎沂,风乎舞雩,咏而归”。

哎,哪来的杏花呢?看来我真是醉了,且醉得不轻。

不知是谁被勾起了回忆,或者,是谁吸引喜欢的女孩子的目光,大声吼了两句歌词,最爱凑热闹的我们立马忘记了疲倦,随声唱和起来。唱得不太整齐,声音也不好听,但那又怎样!看着他们扯着嗓子唱歌的样子,我会心一笑。戏水的禽鸟似乎忍不了我们的吵闹,一扭身子远离我们的视野,逐渐变成碧绿水面上的一个个小点。

太阳越爬越高,有些刺眼,但晒在身上暖洋洋的,很是舒服。我还在诧异同伴为什么忽然猛拉住我的手向前跑,抬头一看,原来终点就在前方。

不,我还是不想当诗人了,我只愿做一个遵守约定的人,赴一场与春小姐的浪漫之约。

前头的日光耀目,我们无所畏惧,跑向光,跑向生命的春天!

撰稿:高一六班 费千芮

编辑/初审:潘雨萌

复审:王生兰

终审:李月新


分享到: